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熟女  »  【寒夜——我和婶的故事】【作者:lyc8808】
【寒夜——我和婶的故事】【作者:lyc8808】
字数:802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那是五年前,不知道为什么,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冷,就像是被人放进了冰箱一样,冷的很突然,温度也比往年低了很多!

  婶,是我亲婶,当时她家邻居有些什么事,两家的院墙有些碍事,所以邻居就找婶商量着,先把院墙拆了,两三天忙完再给砌上。

  叔不在家,婶觉得都是邻居,也就同意了,所以邻居很快就把两家的院墙拆掉了。

  原本还没什么,等拆掉院墙后,晚上婶看着灯光不及黑洞洞的远处,心里怕的不行,但拆都拆了,也不能再说什么了。就这样,婶提心吊胆的过了一夜,第二天便早早的来到我家找我。

  那年我刚好寒假,父母都在外地,只有一个人在家。大学也没什么寒假作业,父母不在身边,也没人管束,我也乐的逍遥!白天玩玩游戏,晚上看看黄片,来兴趣了就撸一发,小日子也挺滋润!

  婶找到我表明来意的时候,我其实并不想去,因为我刚跟隔壁邻居一个微胖少妇开始撩骚,眼看就要到手了,现在来拉我壮丁,不是捣乱嘛!

  但是,婶毕竟是长辈,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让步的,反正邻居少妇也差不多到手了,大不了回来再多努努力呗!

  就这样,当天晚上我就带着电脑去了婶家,给婶作伴。

  我去了后,婶带着孩子在有炕的堂屋睡,我在东边睡。(我们北方,一般农村家庭都有炕)第一天晚上,因为婶家没有网,我只好玩玩单机游戏,又看了几集动漫。

  夜深了,我鬼使神差的打开了电脑上角落里的文件夹。随即叽里呱啦的岛国语言,就从耳机里冒了出来……

  在手指的敲几下,我一路快进着看完一部片子。

  之所以快进着看,一是因为不是自己家,没啥安全感;二是婶就在隔壁,也有些心虚!

  所以我看完一部电影后就打算把电脑关上,毕竟夜也很深了,总要休息的,但是当鼠标划过一个「叔母的诱惑」的文件时,我下意识看了看门口,就打开了!
  电影的情节早就不记得了,我只记得,一个半小时的小电影我没怎么快进,基本上是完整的看完的!

  看完第二部,已经凌晨了。关上电脑,躺在床上,满脑子里都是刚才电影里面那位日本女忧白花花的肉体,耳边仿佛还飘着嘶哑,却又无比诱惑的呻吟!
  越想也越受不了,我就把手放了下去……§随着手臂的动作,快感的刺激让我的思维开始飘散,脑海中原本是日本女优的身体,随着我快感的袭来,也开始了变化。

  邻家的微胖少妇,教过我的美妇老师,经常被我揩油的表妹,还有小姨,等等的女人,在我的脑海里轮番出现。出现最多的就是一些亲戚的面容,其中当然也包括婶!

  是的!我的对性的看法,有些不正常,我喜欢熟女的身体,更喜欢乱伦的感觉。所以,我的幻想对象,基本上都是一些女性亲戚。

  有时想想,我家的女性亲戚也挺倒霉的,经常被我幻想着,意淫。

  就在喷射的一瞬间,脑海中的女人变成了婶……

  爆发后,我平复下心情!进入贤者模式,做完善后,重新躺在床上,拉着被子,很变态的使劲闻了一下!

  本来以为可以闻到婶的味道,谁知道却是被冲了一肺的樟脑球的味道。仔细看了下,原来婶给我的是新被子!

  这下本来就是贤者模式的我更美精神了,很快就睡了过去!

  可能是昨晚睡得太晚也「太累」,第二天我是被婶叫醒的!看着站在床前的婶,我又想起了昨晚上喷射前的那一刻。早上本就精神焕发的二弟,更加精神了,差点把厚厚的被子都顶出一个鼓包!

  婶看我醒了,转身离开去准备早饭!等婶走了,二弟消了一些,我才穿衣服起来,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消灭昨晚的罪证!

  介绍一下我婶吧,她应该比我大十二三岁,当年应该是三十六七左右。脸长得不漂亮,但是个子很高,大概有一米七多,很瘦,虽然生了两个孩子,但是腰很细,小腹很平坦没什么赘肉。身材算是很好,不过唯一的一个缺点就是胸小,基本上算是平胸!

  好了介绍完了,咱们继续。一天无事,很快又是晚上。晚上吃过晚饭,我又打算回我住的东屋看看电影!

  这时候小堂弟嚷着要看动画片,但是他们家的电视,只能收到几个地方台的信号。小堂弟哭嚷着要看动画片,婶也没办法!这时候我想到,我电脑上有一些动漫,应该能满足小堂弟的要求。随即我拿过我的电脑,给他播了一些汉语的动漫!

  果然,小堂弟没再哭闹,婶很感激的看了我一眼。我笑笑,表示没什么!
  小孩子,兴趣来的快,走的也快,很快小堂弟就看够了动画片,自己蹲在炕的一边,玩着自己的玩具,完全把刚才要看动画片的要求忘到脑后!堂妹到还是看的津津有味。

  堂妹甚至还学着我操作的方式换着电影看!我心下庆幸,幸好我每次看完黄片后都会清理播放记录,要不然被翻出来,那就糗了!

  既然还有观众,我就不能把电脑拿走,而且我也不放心一个半大孩子操作电脑。所以我也在旁边看着堂妹,婶很快收拾完家务也坐到一边一起看动漫。婶不是很懂,还时不时的问我动漫里的剧情,我都一一解释!

  很快,小堂弟又闹着要睡觉。婶上炕去哄他。上炕的时候婶,便把外裤脱掉,钻到被子里面,搂着小堂弟哄他睡觉!

  这时候我感觉有些尴尬了,起身就要离开。婶以为我困了,要睡觉,就对我说「**,先别急着睡觉,电脑我也不懂,等会你妹妹别给你弄坏了,你再看她一会。」

  我点点头,又坐下了!就这样,我在炕下坐着看着堂妹摆弄电脑,婶在一旁的炕上哄着堂弟。

  很快,堂妹吆喝着太冷了,要上炕上玩,我又把电脑给她放倒炕上!我还是坐在凳子上!堂妹刚上炕没多久就睡了过去,婶也把小堂弟哄睡放下!

  我本来打算收拾电脑回去,婶又说「乱城(星号别扭,我就以乱城自称了。)你这么大人了,怎么还看这些小孩子的东西?」我回答「没有,不全是,我平时就随便看看,里面也有很多大人的电影。」我看看时间,还早,还不到八点,又问:「反正现在还早,要不咱们看看电影吧?」

  可能婶也对电视有些厌倦或者对电脑有些好奇,反正她同意说:「好啊!你这还有什么电影看呢?」

  我停下收拾,再次把电脑整理好,说:「那咱们看个最新的电影吧!挺好看的!」说着,我就点开了播放器……

  随着音响中的音乐,我跟婶婶婶婶介绍:「这是一部美国的电影,今年最火的。」

  婶却有些失望的说「外国的啊?!我又看不懂外国的电影,你放这个干啥?」
  我:「没事事,婶,这个是翻译过得,都说的事汉语,你能听懂!」说完,电脑屏幕显示出电影的名字《2012》!!!

  电影刚开始,婶就说「下面太凉了,你坐炕边上吧!」在凳子上坐着,我也确实感到阵阵的寒意,而且这部电影将近两个小时时,时间太久了,我怕冻感冒了,所以我也没推辞。

  等我坐上炕边,婶又拿了个小被子盖在我腿上,做完这些,婶就开始盯着屏幕看剧情。

  不得不说,《2012》是一部很成功的电影,很快,婶就看的挺投入。并随着剧情的进展不时的轻呼或者叹息。

  看到大概三分之一的地方,小堂弟突然哭了起来。我赶紧按下暂停键,婶也起身抱起小堂弟哄他!

  等婶起身哄小堂弟时候,我发现她的下身已经不是刚才只脱掉外裤,现在连里面的保暖裤也脱掉了,只现在婶的下身只有一件很薄的秋裤在身上!而且在婶俯身哄孩子的时候,薄薄的秋裤上清晰的显露出内裤的痕迹!

  可能是没把我当外人,或者是觉得我还小,不会想这些男女之间的事情,所以婶对我也没什么防备。也没用东西遮盖,很自然的斜着身子,轻轻拍打小堂弟的被子,哄他入睡。

  看着婶近在咫尺的屁股,还有内裤挤压的痕迹,以及充斥着鼻腔的体香。这些让我想起了昨天晚上撸射的那一刻,那一刻的刺激立刻又席卷而来。

 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婶的屁股,想要看清,纤维材料包裹下的肉体!想要探索这具肉体内部的奥秘……

  等婶哄睡了小堂弟,再次坐好,继续看电影!我赶在婶回身前收回目光,端坐如初。

  婶可以安下心看电影,我却是百爪挠心的有些躁动!

  就在我坐卧不宁,抓耳挠腮的时候,婶说话了「乱城,把桌上的手机给我拿过来!」

  我「啊?!哦!」

  我起身下炕,把婶的手机拿过来,递给她。

  「哎呀,乱城,你的手怎么这么冰?是不是小被子太薄了,你也不说,是不是把你冻坏了?」递给婶手机的时候,我们的手碰到一起。当时天气确实很冷,婶被我冰凉的手给惊到了!

  说着婶把身上的大被子掀起一个角,盖在了我的腿上。「盖上这个大的吧,这样暖和点!」带着婶体温的被子,就这样盖住了我。

  电脑里的剧情继续,现在我跟婶在一个被子里面,我的手放进被子下面,甚至能感觉到婶腿上传来的热度!

  电脑屏幕明暗变换,带动着屋内的光线也忽明忽暗,在我的感觉中,气氛有些暧昧。

  心中的小恶魔在这种有些暧昧的气氛下开始活跃,我慢慢的移动右手,假装不经意间触碰到婶的大腿。

  这时我对电影的剧情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,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婶的那里,观察她是什么反应!还好,婶还在专心的看电影,没有对我的动作有什么反应。

  触碰到婶的腿后,我的心跳的好快,手指都有些微微颤抖。暗暗平复了一下心情,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也盯着电脑,佯装看电影。

  稍等了一段时间,我又开始装作坐的不舒服,活动了一下身体,顺带着手在婶的大腿外侧摩擦了一下。婶依旧没什么反应,这让我的胆子大了不少。

  后面的几分钟,我慢慢的把手背转成手心,开始直接抚摸婶的大腿。接着我又不满足只是在侧面抚摸,慢慢的把手放在婶的腿上直接抚摸。婶还是没什么动作,只是我明显的感到婶腿上的肌肉有些僵硬,没有预期的反抗,也没有激烈的反抗。慢慢的,我把手伸进了婶的大腿内侧,并从原本的小心翼翼,变成明显的来回抚摸!

  夜,是很好的掩盖,夜的暗幕下世间不知道有多少这样、那样的事情发生。即使现在的我对我的亲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,夜也能很好的掩盖了过去。其实我们也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粒沙,不论做出什么事情,都是凡尘间的细小涟漪,既不显眼,也不惊骇,甚至还未掀起一丝的波澜就被夜的大幕抹平。所以,夜,是某些事情最好的隐藏帮手。

  婶和我的呼吸都有些沉重了,这时我的手正来回抚摸着这个本不属于我的位置,而且,挑逗性的我每次抚摸到大腿根,我都会故意的伸出小拇指在婶的阴部顶一下。

  最后,我干脆把手直接放在婶的阴阜上面,直接用手指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扣弄婶最神秘,也最禁忌的部位。

  从我触碰婶的大腿,到我把手直接放在阴阜上,大概经历了二十分钟,期间婶除了呼吸的变化,肌肉的僵直外,没有任何的反应,也没说一个字。

  但我把手放在婶的阴阜上,可以直接扣弄她的阴部的时候,我已经被欲望冲的有些失去理智了。随着欲火中烧,我的进攻速度也越来越快,只是隔着衣服扣弄了几下,我就开始把手像上移动,寻找入口,想要进一步更贴切的抚摸,探索禁忌的区域。

  当我的手从衣带和肌肤间的空隙中伸进,并触摸到一些柔软的毛发和嫩肉的时候,婶终于有了反应。

  「乱城,你做什么,你傻了吗?」婶低声说着,语气并不是训斥的意思,有紧张,有羞怯,还有点别的什么。

  而且婶的手也随着话音,按在了自己阴部外,把我的手压住,不能动弹。而这时,我的中指已经摸到了一些湿润。

  我转头,看着婶,今晚我们第一次的对视,婶也看着我,并不漂亮的脸颊红霞密布,嘴里还是说着「你傻啊,快拿出来……」等等的一些「没有杀伤力」的语言。

  婶一只手按着我手,另一只手抓住我在她阴部作怪的手腕,用力的拉了出来。其实婶用的力气并不大,但是我感觉现在还是不要太过激进,免得引起她更大的反抗。

  我也顺势将手拿了出来,手拿出来后,婶并没有再禁锢着我的手,我稍一用力就挣脱了。再次把手隔着衣服放在了婶的阴部,继续揉捏,扣弄。这样婶倒是没再阻止我,但是仅仅过了不到两分钟,我又再次将手伸进婶的衣带间。

  这次婶还要阻止,可能我上次的退让,让婶以为我还是像上次一样会乖乖的拿出去,不过这次我的态度比较坚决,趁着婶的一个泄劲,我的手直接全部盖上了婶的阴部,手指夹着阴唇,手掌摩擦阴蒂。这一下让婶猛吸一口气,还发出了若有若无的呻吟。

  手掌一放在在婶的阴部,我就发现婶的阴毛很少,只有几根,跟白虎差不多。而且这里已经湿透了,刚一摸,就弄得我一手滑腻的淫水。合着淫水,我的中指慢慢探进了婶的阴道,这又让婶的身体抖动了一下!这时候婶不再说话,阻止的手也无力的放下。任由我的手在她身体内肆虐,探索她神秘的区域。

  我调整了一下坐姿,以便更好的使力,同时闲着的那只手解开了我腰间的皮带,把婶的手拉着放进了我的内裤里面,让她也给我抚摸。

  婶本来还想抽回手,但是让我压住后也就不再反抗,顺从的用手给我撸动。
  这个时候,虽然电脑在外面面前演绎着惊心动魄的场景,体现着世界灭亡的悲凉,但是屏幕前的我们却被肉欲和本能支配,无视年龄;丢掉辈分;抛弃了伦理;忘记了道德,只是做回了纯粹的人,一个男人和女人!

  我和婶互相爱抚扣弄了一会儿,期间我们一直对视,彼此间应该看到的都是对方的眼中的欲火熊熊。我探头,吻上婶的唇,这次婶没有反抗,顺从,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张开嘴,迎接我舌头的动作。

  说起来也挺不好意思的,那时候我还是处男,这点挑逗和接吻技巧全是从黄片学来的,也只是在邻居少妇那里吻过两次,吻技还很生疏。还好,婶的接吻技巧还算可以。

  我同样学着黄片里面,把左手伸进婶的上衣内,要去摸她的奶。可能因为手太凉,婶被冰的一哆嗦,中断了我们的湿吻。虽然不再接吻,但是我手还是成功的摸到了婶的奶。

  不得不说,婶的奶确实很小,就像个小橘子,上面顶着一个花生米一样,不过再小的奶,对现在的我来说也是一种渴望,一种迫切的需要!

  摸奶成功后,我再次打断了我们对视,继续我们的湿吻!舌尖的挑逗,唇齿的摩擦,右手的滑腻湿润,探索不尽的洞洞,左手软中带硬的手感,这一切,都让我这个初哥差点受不了。

  其实,这个时候我们的姿势很别扭,也很怪异,特别不舒服。我们都坐着,婶在我的右手边,我的右手伸在婶的阴部,婶的左手伸在我的下体,儿我的左手又伸进婶的上衣,最后我们的头还靠在一起接吻!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拼了……
  后来我有点坚持不住了,首先抽出了两只手,接着又把婶的手也拿出来。最后停下接吻,婶有些疑惑的看着我,我先把电脑往旁边挪了挪,并按下了暂停,这些没有了电影的配乐,婶的我们都呼吸声更显沉重了。

  放好电脑后,我示意她调整一下位置躺下。婶这时反而有些迟疑,小声是说「孩子,有孩子在旁边……」

  我一看婶有些迟疑,干脆直接压上去,半抱半拖的把她调了一下位置,让她躺下。婶双手搂住我的脖子,很顺从的躺下。我一边亲吻着她,一边将婶的秋裤和内裤一起褪下,婶也配合的抬起屁股,让我可以轻松的办好这件事。

  上衣穿的太多,不方便,也不重要,我便忽略了。

  等婶的衣服褪下,我也将我的裤子褪了一半,露出早就已经坚硬无比的,并试图寻找那个通向极乐的洞口!

  这个时候婶又开始了矛盾和纠结,嘴里一直轻声说着「不能,不要……」一边用手捂住了洞口!

  我知道婶挺爱干净,基本上每天都要欢喜内裤!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,看她每天晾晒的衣服不就清楚了。

  见婶又要阻止,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探下身,把婶的两个手拿开,轻轻闻了闻婶的阴部,没有异味后,直接把嘴贴了上去。这一下可把婶刺激坏了,我就感觉婶的身体剧烈的震颤了几下,呻吟声也明显的有些压不住的发出了声音。
  随着我的舌头舔舐和在她洞口的抽插,再加上对阴蒂的轻咬。婶的臀胯不住的向上挺动,双手也按住的头部,想下压,想要更贴近我的唇舌!

  等婶稍一尽兴,我就把头移开,换成手扣弄,把嘴放在婶的耳边问她「婶,我想操你,行不行?」,婶没有回答,只是双手抱着我的头拉向她,想要吻我,我挣开婶的手,说,「嘴脏了,不要亲了」,婶像个小女孩一样,用鼻音发出撒娇的「嗯……」,再次拉着我要吻我。有舌吻了一下,我再次把嘴放在婶的耳边问「婶,我想操你,行不行?」

  期间我的手从没间断对婶阴道的扣弄和对阴蒂的刺激!这次婶轻轻的「嗯」了一声,我知道,她同意了!

 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,直起身,把婶的双腿打开。电脑屏幕昏暗的光线并不能让我看清婶的阴部,只能看到黑糊糊的一片。

  我将自己的,靠近婶的阴部!龟头接触到两片嫩肉后,我再次轻声说「婶,我进去了!」

  婶没说话,只是把一直盯着我眼睛闭上了!我了然的往前一挺腰!

  「唔……」婶的声音。

  「咝……」我的声音。

  我插进了婶的阴道,这个本该属于我叔的地方,今天迎来了第二位成年人的访问!

  这是我的第一次,我把处男之身交给了我婶!婶也帮我完成了男人一生中最大一次转变!

  说起来,挺丢人的,我的第一次很快,插进去抽插了不到两分钟,我就忍不住强烈的刺激,就要喷射!

  怕婶怀孕,喷射的一瞬间,我抽了出来,又怕留下痕迹,我将我的内裤拉起,盖住龟头,将精华全部喷在了我的内裤里!

  但是这时婶明显还没有高潮,很不尽兴,我没管内裤内的湿滑,再次俯身吻上婶的双唇,开始了湿吻,同时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进了婶的阴道,继续我的没有完成的任务!很快,婶的呼吸急促,身体抽动了几下,阴道内的手指也明显的感觉到了紧缩,我知道婶高潮了。

  等婶的高潮过去,我从婶的身上下来,找到卫生纸,为她清理干净,并盖上被子,也把我内裤里清理了一下!再把电脑放回原位,继续播放未完的「末日」……

  事后的婶一直用手和胳膊挡着脸,让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想法。本完事后我心很虚,想要赶紧躲开,但是看婶的这个状态,我害怕她想不开,做什么傻事,只能陪着!

  很快,电影结束,婶还是保持捂脸的姿势,我拉了她几下,她也没反应。
  这让我跟怕了,刚进道歉,劝慰……好久,婶才放下手。我看婶并么有流泪的情况,就试着抱抱她,想要吻她一下!婶稍有些反抗,但不是很激烈,最后还是让我吻到了。这让我心下大定,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!道一声晚安,我就回到我的房间!

  回房间的时候我发现我们下雪了,学话格外的大,飘飘洒洒的真是鹅毛大雪!站在雪地抽了支烟,搞成现在这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干脆不再想,扔掉烟蒂,回屋休息。

  关门的时候,我像往常一样,顺手把门栓死,但是想想后又把门栓打开!就这样躺在床上,想着刚才的经过,怎么都觉得像是做梦!

  慢慢的思绪飘远了,联想起很多事情,甚至想到了,婶会不会晚上趁我睡着了拿刀把我砍了……

  我正在胡思乱想呢,就听见外间的门叮当一响,我心道「乖乖,该不是真的来砍我了吧……」

  「啪!」我刚关上的等被打开,婶站在门边,手上并没有拿着菜刀!她披着短袄,靠在门边,双眼盯着我看,有些昏暗的灯光下,那双眼睛的含义很复杂!
  我们对视了片刻,我想床里面挪了挪,掀开被子,像她示意!婶真的脱掉披着的短袄,钻进了我的怀里!

  因为现在我也脱了臃肿的棉衣,婶钻进来后我抱着她,比刚才跟贴实,更舒服!很自然的,我们又吻在了一起!

  刚亲吻了没一会,婶突然从我怀里缩了下去,我有些纳闷她要干嘛?很快,我的内裤被褪下,小弟弟被一处温润的地方包裹着,这处温润不同于阴道的感觉,刺激感犹有过之。我知道,那是婶的小嘴,我赶紧掀开被子,婶婶在吞吐舔舐我的小弟弟,我拉了一下婶说「不要,婶,没洗,脏!」婶并没有吐出我的小弟弟,反而更深的吞了两下!见婶的态度坚决,我也没再坚持!

  后来有了跟别的女人的经历,我才感觉到,也不知道是婶有天赋,还是叔调教的好,婶的口技很不错!不像是我老婆,每次咬的时候牙齿都能到龟头,痛的我龇牙咧嘴的!

  小弟弟在婶出色的口技下,很快便重振雄风,这次是婶在上面,直接坐下来,感觉又是不一样!

  抽动的时候,我轻声在婶的耳边:说「婶,我又进来了……」

  婶却喘息着说:「不要叫我婶,我现在不是你婶,我现在是个坏女人,是个被你糟蹋的坏女人……」

  听到婶这样说,我便顺着她的话音说:「那我不叫你婶,叫你什么呢?老婆?还是♀(婶的名字)?」

  婶的喘息声更大了说:嗯……「随便你叫我什么,嗯……就是不呀叫我婶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说到这里,婶的动作开始加快,动作幅度也加大,我知道她到了,我翻身起来,把她压在身下,开始快速的抽插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哎……哎……」这就是婶的叫床方式,也算不上叫床,只是无意义的呻吟!

  快速的抽插把婶送上了高潮,紧接着她阴道的搜索也让我有了感觉,我边抽插边问:「婶,我要射了,你想让我射你哪里?」

  「嗯……射里面,射里面……嗯嗯嗯……」

  「射里面能行?别怀孕了……」我有些担心。

  婶喘了口气,说:「没事,射吧,我结扎了!」

  听到这话,我再也不忍了,快速抽插了几下,将小弟弟一插到底,全部喷出!
  那天晚上我们做了三次,虽然当时还年轻,但是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还是有些腰疼!

  能藏匿行踪,掩盖痕迹的不只是黑夜,大雪一样能将世间的许多事物掩盖。就像昨晚婶去我房间时,在院子里的雪地上留下的脚印,今天早上就没了任何的踪影!

  所以,在阳光的阴影下,在夜的怀抱里,世间的众生正演绎着一个个形形色色,或喜或悲,或正气凛然,或离经叛道的故事!我这只是表面上,总多乐章中一小段无足轻重的插曲,真正的交响乐,还深埋在不为人知的,更深,更暗的地方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