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2.6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2.6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2。6章

  吴小涵停下电击后,几乎昏厥的我,还躺在地上急促地喘着气,心跳快得吓人。

  「你终于后悔求着我戴上项圈了?」她有点得意地问。

  我勉强把自己从剧痛中拼凑起一点点来,顽强地抵抗道:「没有……我不后悔。」

  「嗯?」吴小涵右脚的中趾也得到了上场的机会,已然悬到了电击的按钮上:「你确定?」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我喘着粗气,一时说不上话来。

  吴小涵右脚的中趾优雅地放到电钮上,残酷无情的电流又一次撕碎着我的身体。

  她说道:「先前就听说,有些所谓烈士,在被电刑逼供的时候,一通电就求饶,一断电就恢复顽强的抵抗,看来你也一样嘛,嗯?」

  可这样的折磨已经让我虚脱了,每一秒都像是要了我的命,灼烧着我的全身。
  我终于连连求饶:「我后悔!我后悔还不行吗?我后悔……啊啊啊……呜呜……啊……」

  她没有停下电击,而是问我:「后悔什么?说清楚点。」

  我咬紧牙犹豫了两秒钟,可是在这如同两年一样难熬的两秒钟里,身体的剧痛已经逼着我选择屈服。

  于是,我十分不情愿地背叛了自己:「我后悔让您给我戴这个项圈了……后悔了……」

  她终于停下了电击。

  抽搐的肌肉终于松弛下来的一瞬,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,直直流到地上。
  严刑逼供果然不是常人能承受的,我下定决心守护的信念,在持续的电击下,竟然都还是被我自己出卖了。

  在吴小涵严酷无情的刑虐下,她逼着我说出了我最不愿说出的话,逼着我背叛了我对她的感情,变相地承认了,我自己没有那么爱她。

  我心里忍不住责怪自己——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,这么脆弱,就这么说出了「后悔」。

  我准备了一个星期,天天企盼着戴上项圈的一刻,就是想通过这个项圈,来证明自己有多么爱吴小涵。

  可是,此刻,我竟亲口说出了「后悔」二字,说出自己后悔了这份奉献。
  我所有的努力,一瞬间就这么白费了。

  我企图用这个项圈来表明的那份爱,却被我亲自证明是那么虚伪和单薄。
  看着眼前的女神,我在心里悄悄地想道:对不起,小涵学姐,也许,我真的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爱你吧。

  也许,我真的只配做你最普通的一个M,甚至连你最普通的M都不配做。
  可是,吴小涵却仿佛并不在意这些,只是冷酷地说:「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,这项圈不都取不下来了吗?」

  随即,她又换了一只迷人的脚趾,踩到电击的按钮上。

  我在泪雨中徒劳地挣扎着,扭曲着。

  我有点后悔——如果早知道虐待反正都无法逃脱,刚才为什么还要松口说自己后悔呢?

  可是,可能刑讯就是这样的吧,人在这种能让大脑彻底停止工作的剧痛中,总会失去理智,忍不住投降的吧……

  这一次,吴小涵的电击似乎前所未有地长,脖子后面的疼痛已经让我全身都快炸裂了,除了钻心的疼痛,我已经什么都感知不到了,只感到自己在一点一点被撕裂,眼前的世界越来越黑……

  ????????

  再醒来时,我已经平躺在地上了。

  「你醒了,徐洋东。」吴小涵蹲到我面前,温柔地看着我。

  「我……刚刚是疼昏过去了吗?」我脑子迷迷糊糊的,什么也不清楚。
  「嗯。我刚才电你电得太过分了,你就昏过去了。」

  我终于清晰地回想起刚才吴小涵用脚电击我的过程。

  我又堕回之前心里的那种失落,忍不住倾诉出来:「对不起,小涵学姐,对不起。我知道我没做到我刚才对你的承诺。对不起。」

  「你在说什么呀?」吴小涵一脸迷茫地问。

  「我……我说过不会后悔的,后来还是说后悔了,对不起。」

  「那都怪我,我之前有点太亢奋了。我一直很喜欢玩刑讯,所以刚才我来感觉了,就随便地把那个选做作了刑讯的话题的。我知道那只是玩玩而已,我怎么可能会怪你呀?」

  「我只是觉得,自己对你的爱,好像很脆弱不堪。」

  吴小涵心疼地摸着我的脸,说:「没有啦,我知道电刑,不是人类能挨得住的;你坚持的时间已经比我见过的所有M都要长了。」

  「噢。」听到这里,我才稍稍欣慰。

  「你现在后悔让我给你戴上这个项圈吗?」

  我赶紧摇头:「不后悔,学姐,我不会后悔的。」

  「傻瓜,都被我虐成这样了,还不后悔。我当然知道,这世上,怎么还可能有人比你更爱我呢?」

  听到她这么说,我心里终于轻松了,长抒一口气,躺在地上望着她清澈的眼眸,一眼不发,默契地和她温情地对视了好久。

  吴小涵抱腿坐在地上,声音弱弱地认起错来:「应该我说对不起的。今天我的老毛病又犯了,一看到你求饶,就忍不住加重虐你。」

  「没事的,学姐。我说过了,你随着你的心调教我就行,不用责怪你自己的。」
  可是,没过几秒,她竟然哭了出来:「对不起。我最近工作压力真的很大,在公司还被成天被领导奚落,心情真的很不好,所以刚才才会情绪失控,把你折磨成这样。我知道我不该把这些情绪带进来,更不该控制不住自己的。真的,对不起。」

  听到她那让人心疼的声音,我拿起纸,跪到她的跟前,帮她擦去眼泪。
  没有男生可能会忍心看一个女孩子这么委屈。

  我小声说:「小涵学姐,我不是付钱让你满足我的那些M,我是你私人的奴隶。你心情不好,本来就该发泄在我身上呀。毕竟,我除了能做你的出气筒以外,也没什么用了,能做你的出气筒,我真的特别开心的。」

  吴小涵还在啜泣:「对不起,我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在你面前都控制不住自己,每次都玩过火,把你虐得那么惨。你也真的那么傻,每次都放纵我虐你,第二次还老老实实地让我再虐你虐过头。」

  晶莹的泪珠滑过她清秀的脸庞,让人看得肝肠寸断——要是魏麒知道我害得他的女神哭成这样,非得把我活活打死不可。

  我只能继续无用地安慰着吴小涵:「小涵学姐,我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东西,你要怎么虐都可以的。我知道,你在别的M面前为了安全或者责任什么的,总是克制得太多了,委屈得太多了;在我面前,那些都是不需要的,做你自己就行,好吗?求求你了,千万别再怪自己了。」

  吴小涵的眼泪稍稍收起一点,可还是坐在地上抱着腿伤心着。

  其实,提到「别的M」,我才觉得自己受的虐待根本不算什么;毕竟,她当时把魏麒绑住电了那么久,都没有心疼,没有不舍,更没有道歉。

  可今天,她却竟然自责到哭了起来。

 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,只好把电击的遥控器又拿过来,放到她脚边,说:「别哭了,小涵学姐。你要是心情还是不好的话,就继续电我吧。」

  她把遥控器踢走,嘟着嘴说:「不电你了,我舍不得。」

  然后她才终于破涕为笑,看着我说:「有你这样的奴,真的好幸运。」
  ????????

  吴小涵在我的面前总是这么地精神分裂——上一秒还是高高在上、残暴无情的S,下一秒,却变成一个低头认错的孩子。

  这样的她,真的很可爱。

  况且,这也说明,她总是愿意在我面前展现最真实的一面;在我面前,她没有必要随时故意摆出S的威严——她心里知道,不管是怎么样的她,我都会无条件地去崇拜。

  这种互相信任的感觉真好——这世上恐怕再难找到这么完美的SM关系了吧。
  ????????

  她坐回了沙发上;只是,由于刚才哭过的关系,眼睛还红得跟兔子一样。
  她的声音也还是软软的:「跪过来,我要把脚搭你身上。」

  我于是直直地跪在她的面前。

  「弯下来,头低一点好吗?我想把脚搭你背上,那样毕竟舒服。」

  我乖乖地对着她低下头磕在地上;而她把拖鞋留在地上,赤脚搭在了我的背上。

  女神的脚后跟搭在我的背上,对我来说,永远是件幸福的事情。

  我就这么安静地跪趴着,享受着在她脚下的静谧时光。

  她坐在沙发上,也安静地看起电视来。

  直到她开口问我:「要不,你还是先回学校吧,我真的很累了,想要休息了。」
  「嗯,好的,学姐。那我是现在就走吗?」

  「别太晚吧。我帮你叫车?」

  「别啦,我自己能回去的。」我并不想麻烦她。

  可她却傲娇地说:「不,我就要你当我的小白脸。」

  真是拿她没办法。

  ????????

  我收拾好东西,走到门口,习惯性地在她门前跪下。

  她低头看着我,带着一丝俏皮地问道:「怎么啦?又想舔我踩过的地呀?」
  我抬起头期盼地看着她:「可以吗?」

  「给你个晚安吻吧。」她说完,从粉嫩的小嘴里吐出一口口水,落到地面上。
  我低下头正准备舔舐,她又用鞋底轻轻踩到那摊美好的唾液上,把唾液抹平到地上,还带着鞋底的灰。

  「好了,舔吧。」

  我趴低在地上,伸出舌头舔舐吴小涵刚刚踩过的口水,吞入口中。

  没有任何的甘甜,只有灰尘的气息——但我已经满足了;这是我在考验期里,能得到的和她最亲近最暧昧的接触机会了吧。

  享受完地上的晚安吻后,我依例磕了三个头,说:「谢谢学姐今天陪我过一个月的纪念日。」

  吴小涵低头看看我,说:「走吧,司机该等你了。」

  「嗯。」我起身离开。

  她在我的身后最后说了一句:「别忘了,你现在可是『吴小涵私有贱奴』了。」
  我回头和她对视,两个人都美美地笑了出来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