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8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8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第3。8章

  过了些天,魏麒真的很主动地买了贞操锁去让苏玉给他戴上,并每天都围着苏玉转。

  而原本呆萌的苏玉在魏麒的影响下,变化得实在很快。

  在实验室里,苏玉有时候都会坏坏地跟我开玩笑说:「师兄……你不会又想舔我的鞋底了吧?」

  我尴尬地红透了脸的时候,她却又说:「你要是敢对我的鞋有想法,我就告诉小涵姐姐,让她惩罚死你,哼。我现在可是会帮小涵姐姐好好监督好你的,我要发现你多看别的女生几眼,都会告诉她的呢。」

  我真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只是,因为已经快到了期末考的时候,我格外地忙起来,没再和吴小涵见面。
  终于批改完期末考的考卷时,已经是大年二十八了;于是,考完试当天的晚上,我就启程回家过年了。

  回家过年的时候,我在家里竟都相当尴尬、很是拘束。

  虽然我身上的冻伤已经好了,可吴小涵那天在教室里拿小刀在我全身各处留在的疤痕还清晰可见,更不要说腿上的「WXH」烙印和「M」刻痕——我于是不得不小心地掩藏起来,以免让家里人看到。

  脖子上的项圈倒是自然无法掩藏了;我也能用「算命的说我必须戴着项圈辟邪」一类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来解释。

  ……

  大学的寒假比吴小涵她们的春节假期来得长一些——于是,我还在老家陪着父母的时候,吴小涵就已经开始上班了。

  一回到公司,她就得每天加班——春节放假的一周里,保险公司里有些业务部门都在正常工作,于是便积压了好些需要吴小涵她们部门来处理的事情。
  可我刚刚从家里回到学校的当天下午,就忽然看到她发的状态,吐槽说她感冒了,浑身难受,可还必须上班,甚至今晚还得加班。

  吴小涵总是那么拼——似乎是她性格里的强势,让她总不愿意退步和认输——哪怕是面对她自己的身体。

  大约也正是她这种拼了命工作的精神,才会得以让她在工作两年就攒下钱买那么多东西吧。

  真是既可爱又让人有些怜惜呢。

  我本能地觉得自己此刻应该出现在她的身旁——也许是她之前喝了酒让我去接她的那次说的「我不叫你来接我,还能叫谁来」给了我这种她会依赖我的感觉吧。

  再说了,男生是应该在自己喜欢的女生生病的时候去照顾的吧;所以,我这种又呆又木的男生也只能强迫着自己去做了。

  准备好了热姜汤、买了感冒药,还顺便带上了体温表,我便赶去吴小涵的公司去找她。

  到了那里时,已经是下午四点了;她从办公区出来,到电梯间里和我见面。
  她的脸还红彤彤的,眼神看起来也分外虚弱。

  她见到我,先是有点意外:「你怎么会来呀?你不是应该还在家里过年吗?」
  「我今天刚刚回来呢。」我解释说。

  「那,你怎么要来看我呀?」

  我说道:「你不是生病了吗?我是你的M呀,不是理应关心你吗?」

  她一开始还是装出傲娇的样子:「我作为一个S,轮得到你一个M来关心吗?」
  「我……我只是觉得,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,都会先想到我的呀。」吴小涵虽然是我的主人,可她终究是一个女孩子呀。

  「哪里有?」吴小涵说着,其实已经承认了下来;不过,她还是嘟着嘴说:「像这样,我做S的威严往哪里摆呀?」

  无论如何,她还是接过了体温表,先量着自己的体温。

  她靠在墙边跟我抱怨说,她今天还是必须加班——现在她手上还有好几个活儿,在加上本来要交的周报都快overdue了,这时候离开的话,麻烦可就大了,一个季度的绩效奖估计都没了,甚至年终奖都会受影响。

  一瞬间,我发现自己并不能为她做什么——自己竟是那么没用。

  甚至,我连几句关心的话都不会说。

  可我还是有些想逞强:「那些东西,我帮你吧。你告诉我怎么做,我应该可以凑合做些重复工作的。」

  「没必要啦。」吴小涵说。

  可是,吴小涵量完体温看了看结果,已经38。8°C了。

  我于是坚持:「走吧,我带你去医院吧。你这样不行的,不能这么虐待我主人的身体。」

  吴小涵还是不怎么愿意——看来她确实是个工作狂。

  「你要病下去更影响工作效率呢,」我跟她说:「走吧。就当作陪陪我,可以吗?我好不容易有次机会,可以在你不会虐我的时候跟你共处呢。」

  吴小涵被我逗笑了,这才答应下来。

  我于是开着她的车带着她去了区医院。

  在医院里等待的时候,吴小涵虚弱地靠着我,对我说:「真是麻烦你了呢。」
  「怎么会呢?」我回答:「上次你送我去医院,比这可要麻烦太多了呢。」
  「上次那个,毕竟是我害的嘛。」

  「那这次就算是我害的吧。怪我没早些回来。」

  这理由糟透了,不过,吴小涵也倒没在意。

  医生说吴小涵现在的状况还没有必要输液,先吃药并且回家好好休息好。
  于是,我也只是拿了药,又开车把吴小涵送回她的家里。

  进门的瞬间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跪下来用嘴为吴小涵换了鞋——只是此刻我也没有心情再对她的鞋袜多加留恋,只赶紧以最快的速度搞定,又让吴小涵进到卧室里,躺到床上。

  我为她盖好被子后,跪在她的身旁拿酒精给她降温。

  吴小涵此刻却又还是惦记着:「哎,我现在在你面前都成这么娇弱的样子了,以后还怎么当你的S呀?」

  我没想到吴小涵还在意这个:「小涵学姐,我从来都不是因为你有多高傲或者有多狠才臣服于你的呀。不管你是什么样子,我对你的崇拜都不会变的。在我的面前,你干嘛和在别的M面前一样,那么在乎这些呀?」

  「嗯……」吴小涵想了想,倒是没有反驳:「知道啦。」

  「在我的面前,你不用在乎任何事情的。」我说道:「不管怎么样,我都是你的M。」

  不过,说实话,看着吴小涵收起了所有的锋芒,温顺地躺在我的身旁,我其实也有一丝不适应。

  已经到了晚饭的时候,可我却很可耻地根本不会做饭。

  我一边在心里暗暗下决心,自己以后一定得学会做饭给吴小涵吃;一边实在迫于无奈,只能先叫外卖要了几碗粥作为晚餐,应付过去。

  知道吴小涵依然放不下工作,我也拿出她的电脑,让她指导起我应该怎么帮她。

  「把电脑给我吧,我自己来弄也可以的。」吴小涵说。

  「我来吧,」我还是坚持:「搞不好,你的病明天也好不了呢。再说了,我多帮你做一些,过些天你也可以少加一点班。」

  吴小涵犟不过我,只得让我帮忙——我虽然并不全懂她的工作,但是一些复制粘贴的整理工作,和一些简单的报表,我还是可以帮忙的。

  我就这么跪在她的身旁,在她的指导下帮她弄着报表。

  大约是因为吴小涵所在的部门确实是个全新的业务部门吧——这种重复性的工作,她们公司竟然还让她们手动完成,而没有在OA系统里直接自动生成。
  做完了她今晚本该做完的工作后,吴小涵伸手合上了她的电脑,让我不要继续了:「好啦,别弄了。剩下的我明天自己可以搞定的。」

  我放下电脑,呆呆看着她躺在床上虚弱的样子,我竟然有了一种她真的需要我来保护她的错觉。

  也许这真的只是错觉吧——可我也真的希望自己能有资格那样。

  我终究还是说了出来:「小涵学姐,你别总是那么拼啦。现在,不管怎么说,都会有我在呀。」

  吴小涵笑了出来:「你说出这种话,是真把自己当我男朋友啦?」

  「没……没有……」我吓得红了脸:「只是……在你有男朋友之前,我作为一个M,总觉得,也应该或多或少对你有些责任的吧。」

  「好啦,」吴小涵说:「有你这么好的一个M在,我现在还干嘛找男朋友呀。」
  我再次不知说什么好——她这样的话,算是对我最高的评价了吧,此刻我不管说什么,似乎都会有些卖乖的意味。

  而吴小涵此刻终于放下了工作的负担,精神头似乎稍好了一点:「我的好冬瓜,今天进门的时候你都没脱光衣服呢。」

  「啊?」我说:「我……我今天忙着照顾你嘛,怕你觉得我不正经,就没脱。」
  确实,我不想让吴小涵觉得,她都已经病成这样了我还惦记着和她玩SM——这也是我进门时犹豫了一下才决定依旧用嘴给她换鞋的原因。

  吴小涵倒是说:「没事啦,把衣服脱了吧。我想看看我的M,行吗?」
  我脱光了衣服后,她却伸手摸了摸我胸前的伤痕——那是一个月前在教室里那次她用美工刀划出来的伤痕:「真是对不起,上次误会你把你虐得这么惨。」
  「没事呀,」我解释说:「身上有你留下的印迹,挺好的。」

  「上次我虐你是太狠了些了,」吴小涵说:「那天看着你和魏麒都在,就有些又把不自觉地回到以前那个收费调教M的状态了。我那天又喝了点酒,虐起来没轻没重的,一定让你受了不少苦头。」

  「好啦,小涵学姐。我的身体从来都没事的。倒是你,现在得好好养病呢。」
  「知道啦,小冬瓜。」

  吴小涵幸福而柔软的声音,有那么一瞬,甚至真的让我有一丝甜美的幻觉。
  似乎,对于吴小涵来说,在我面前展露出柔弱的一面,甚至比做我的S凌虐我时,还要幸福?

  或许吧。

  或许,这两面根本不矛盾,因为在我眼里,她就是这样的呀——她既是高高在上,让我永远都想仰望的女神;又是一个娇弱得让我想去怜惜的小女生;无论是哪一面,都不影响那另一面完整而彻底的存在。

  时间已晚;喂她吃完药,把热水放在她的床头后,我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退出了她的卧室,并告诉她,有任何需要就喊我。

  对我来说,和她睡在同一间屋子里,似乎依然太过亲密了——我总觉得,我还没有那么做的资格。

  这一夜,我只是乖乖在她的沙发上躺了过去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